我校“生物语言学”团队研究取得重要进展
时间:2019-01-15    0次浏览    来源:

“生物语言学”团队是以我校外国语学院杨烈祥副教授为负责人建立起来的科学研究团队,核心成员包括杨烈祥、伍雅清(湖南大学)、李应洪、李雯等教师。近年来,研究团队凝心聚气,精诚团结,围绕生物语言学开展研究,取得了一系列成果。

该研究团队以学校青年科学基金项目“生物语言学方案”(项目编号2012ZB02)为培育基础,先后获得了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英汉表量结构的形态发生模型研究”(项目编号18BYY016)、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基于生物语言学的合并机制研究”(项目编号17YJA740062)、湖南省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基于最简方案的生物语言学研究”(项目编号13YBA427) 、湖南省教育厅科学研究重点项目“基于生物语言学的句法—语义递归互动和制约研究”(项目编号15A201)等课题立项。在国内外期刊已公开发表论文14篇,主要有:(1) 《参数再思考述评》,发表于《外语教学与研究》 2018年第5期;(2) 《原则与参数理论的生物语言学批评》,发表于《外国语》2018年第3期;(3)A review of A review of Cognition and communication in the evolution of language, 发表于Journal of Linguistics, 2018年第2期;(4) 《句法标签与最简合并》,发表于《外语学刊》2018年第3期;(5) 《语言渐变论与突变论的对立与兼容》,发表于《外语教学》2019年第1期;(6) 《基本句法结构述评》,发表于《现代外语》2016年第4期; (7) 《生物语言学的哲学基础》,发表于《语言教育》2015年第4期;(8) 《生物语言学的基本论题和前瞻》,发表于《外语与翻译》2015年第3期;(9) 《语言机能的生物设计及演化》,发表于《外国语言文学》2019年第1期等。

上述相关成果的主要观点包括:

(1) 生物语言学的哲学基础。语言生物属性决定了生物语言学应当采用方法论自然主义研究路线。人类在漫长演化过程中获得的递归合运算是语言的普遍运算机制,运算结果分别联系了外部世界和内部世界;语言种系发育的哲学基础是演化认识论,语言知识是人类演化的结果,具有天赋性和遗传性。

(2) 生物语言学的基本论题。生物语言学研究包括语言的机制与组成、语言遗传与变异、语言起源与演化等三个基本论题,旨在探索语言的神经、基因和心理基础,以及种系发育和个体发育等物种特质,探寻制约语言多样性的普遍生物机制,最终实现语言生态多样性和生物统一性解释,为语言研究提供了宽阔的研究平台,促进了新研究模式的转变。

(3) 句法标签与最简合并。句法标签内生于合并操作,标签依据标签算法而获得相应标签值,但标签算法具有二义性和取值冲突。依据强势最简论和分布形态,句法合并只是两个对象的组合,标签不是句法运算的组成部分,而是合并输出在接口解读的语义索引或语言外的第三因素,目的是实现句法运算与接口解读的桥接。依据最简合并和最小查询条件,无标签合并输出在接口系统获得恰当解读。

(4) 原则与参数理论的生物非充分性。生物语言学研究结果表明,原则与参数理论实际将语言表现型误以为语言基因型,以形式化手段将跨语言差异转换成类型推导,因而没有满足解释充分性目标和生物充分性要求,也无法解释语言起源和演化。语言生物设计是没有跨语言差异的合并机制,语言的形态发生是内生机制和外成系统动态互动过程,跨语言差异是后句法现象,从而同时回答了语言基因型的自然普遍性、表现型生态多样性以及导致多样性的原因等问题。

(5) 语言演化渐变论与突变论的对立与兼容。语言的物种特征必然要求语言起源和演化解释。渐变论以达尔文主义为基础,认为语言是人类在演化过程中为应对各种生存压力而逐渐获得的适应能力,突变论以新达尔文主义为基础,认为句法合并是个体基因突变。渐变论将最终陷入演化功能目的论陷阱,而突变论否认了前体单元或原型语言,两种方案都会走向极端。语言演化需从根本上回答人类语言和其它动物交际方式之间的连续与非连续问题。语言演化是渐变过程中的突变,合并是人类获得的没有跨语言差异的可遗传生物机能,原型语言或前体单元等则是渐变,而语言演变表明了表现型的发育可塑性。语言渐变和突变的兼容符合现代控制论和系统论思想,超越了外在主义和内在主义的二元对立。

该团队相关“生物语言学”研究成果构建了相对完整的理论体系。课题组下一步将以英汉语等语言事实为基础,建立形态发生模型,系统研究语言的形态发生过程,探讨语言的生物普遍性和生态多样性。

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南路498号 邮编:410004 电话:0731-85623096 湘ICP备09017705号 湘教QS4_201212_010022 丨 网络中心技术支持